贵州体育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CBA

斗笠怪谭入深山探鬼市世态炎凉唯有爱能感化上话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08 07:46:16

夏灯笼

作者:姬理绘

深山,大雨,戴斗笠的青年在泥泞的山路上行进。

夏日行将终结。山林树叶恍如要在枯落前绿到极致,雨落在千万片绿叶上的声音,翻滚汇聚成巨大的轰鸣,仿若深山在咆哮。

雨势太大,青年的斗笠遮挡不住,烟青色布衫淋湿了大半。

“大哥,请到这里避雨。”突然有人招呼青年。

循声望去,树林掩映中,立着一间茅草屋。

这人迹罕至的半山腰,竟还有人家,说不定是野狐或狸猫一类变身来迷惑路人的吧?若是那样,倒也有趣,青年觉得。

走近些看到,屋檐下站着的,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少年,十五六岁上下,他热心招呼青年进了屋,递上一碗清水让青年解渴,问道:“平日很少有外人来这儿,大哥要去哪里?”

青年饮了水,放下碗拱手致谢:“多谢收留。在下有一位友人,即将从此山中出发远行,我赶来与他再饮一杯酒,为他送行。”青年指了指自己腰间别着的1只酒壶 ,“敢问如何称呼?”青年问。

“我在这山林里长大,母亲唤我阿森。” 少年回答,伸手接过斗笠,帮忙拿抹布擦干。

青年打量阿森,脸庞尚有几分孩童稚气,双眼明亮,但肩膀宽厚,双手明显是常年劳作,布满粗糙老趼;他脚上打着绑腿,穿一双崭新草鞋,门边放着个布包袱。

“阿森这是准备出远门?”青年问。

阿森点点头,门外的雨势已弱了不少,他说道:“我的母亲在山里失踪了,等雨停后,我就要去找她。”

雨停之前,阿森讲起,四年前母亲就失踪过一次,再回来时,她变得不会说话,还产生了许多古怪的事。

父亲早亡,阿森与母亲在这半山腰的茅草屋相依为命。4年前的夏末,阿森在林间砍柴,不慎摔断双腿,只得躺在床上疗养。母亲为了阿森,背上竹篓到山中更高处去采草药,说好当天日落前便会返回。

可母亲并未按时回来,一天,两天,三天……阿森没法下床,早已饿得神志不清。恍忽中听见屋外持续下着大雨,雨声轰隆,很快陷入了昏迷……

阿森再醒来时,感到有一双手在轻抚自己的脸颊。

湿漉漉,冰冷的手。

睁眼看见,是母亲回来了,她脸上沾着泥水,不说话,只是温柔地微笑着。

接下来母亲熬粥、煎药,在她忙碌、细心的照料下,阿森渐渐康复。令阿森不解的是,母亲回来后再未说过一句话,不管阿森说什么,母亲都只是用微笑回应。

到了第二年初春,阿森双腿痊愈,又能行走如常,母亲却放下手中所有家事,做起了灯笼。 她拿回许多竹子与纸张,跪在角落里,劈开竹条,绑起竹架,糊上灯笼纸。

做出的灯笼里面没有放蜡烛的灯架,也其实不拿下山去贩卖,全部堆在茅草屋的角落里,似乎有甚么原因在催赶着她。阿森追问母亲缘由,她仍然摇头不语,直到家中的灯笼堆积如山,母亲也只顾埋头制作,每年要做出一千只灯笼才作罢。她没日没夜地做着灯笼,实在累了,会在日出时分,席地睡上两三个时辰。

有时阿森半夜醒来,看见角落里做灯笼的母亲,在黑暗中竟周身散发着微弱的光,如同一缕半透明的幽魂。阿森惊吓之余,怀疑这到底是母亲,还是别的什么东西。

可看见她脸上温顺的微笑,阿森又忍不住心软,因而下定了决心,要照顾好变得如此古怪的母亲。他担起家中所有的责任,小到挑水、劈柴,大到采集山珍去贩卖,保持家计。辛苦的劳作,让阿森从幼童,迅速长成了结实的少年。

阿森还说,母亲会在入夏第一场雨过后,开始用麻绳把灯笼系在一起,分许多次背进深山,一趟又一趟,不知疲倦。阿森不知她把灯笼运到了哪里,运给了谁,他只知母亲会在每年七月十五前搬完所有灯笼,然后回到家中,倒头睡上数天,醒来又开始做新一轮的灯笼。

可今年母亲运完了所有的灯笼,却没有回来,明日即是七月十五。

“我一直想找机会跟着她,看看她到底把灯笼运给了谁。可她每次都趁我入眠或出门后离开,似乎是故意不让我跟随。”

阿森讲完母亲的事,青年听得专注,末了提出,要陪阿森一同进山,帮他寻觅母亲。

斗笠怪谭入深山探鬼市世态炎凉唯有爱能感化上话

白色印度神油

酸西地那非片怎么样

pfizerviagra

西地那非管理规定

相关推荐